赤石脂禹余粮汤医案

  初诊:2006年6月12日。虞某,36岁,患者因小腹疼痛连及腰部3个月,于4月18日开始就诊,妇科检查提示慢性盆腔炎、子宫颈炎。平素月经周期30~40天一潮,7天净,带下不多。生育史:2-0-2-2,放置宫内节育环。末次月经5月24日来潮,至今20天未净,经量已少,咖啡色,有臭气,腰腹疼痛。舌淡红,苔薄腻,脉细。

  赤石脂30g禹余粮30g贯众炭20g地榆20g槐花20g阿胶(烊冲)10g,3剂。

  二诊:2006年6月19日。服药之后,经水即净,小腹疼痛,大便溏软,日解2次,舌脉如上。

  初诊:2006年7月4日。邹某,46岁,月经周期紊乱已半年,阴道经常有不规则出血。末次月经5月15日来潮,至今51天未净,经量已少,经色淡红,偶夹血块,恶心,乏力,腰背酸痛,小腹隐痛。平素带下不多,大便时结。今年4月份子宫内膜诊断性刮宫病理报告为:简单型增生过长。生育史:2-1-0-2,输卵管已经结扎。舌淡红,苔薄白,脉细。西医拟诊:功能性子宫出血。

  赤石脂30g禹余粮30g阿胶10(烊冲)10g艾叶炭5g熟地12g当归5g川芎3g炒白芍10g生甘草5g仙鹤草20g,4剂。

  初诊:2006年7月4日。杨某,42岁,月经按期于6月28日来潮,经量多,经色紫红,夹有血块,至今经量未减,经色变淡,如血水样,小腹憋,腰痛如折,出冷汗。舌淡红,苔薄腻,脉细。

  赤石脂30g禹余粮30g炙黄芪12g桂枝6g炒白芍12g炙甘草6g炮姜5g大枣6个饴糖(冲)30g阿胶(烊冲)10g荆芥炭10g仙鹤草30g,4剂。

  二诊:2006年7月7日。进药一剂,经水即净,腹憋腰痛均除,动辄多汗,乏力,胃脘不适。B超检查:子宫三径为86mm×78mm×84mm,子宫内膜厚度为4mm,子宫前壁见一53mm×46mm低回声区,边界不清,内部回声分布欠均匀,边缘未见明显包膜,舌脉如上。西医诊断:子宫腺肌瘤。

  桂枝6g炒白芍6g炙甘草6g生黄芪15g生姜5片大枣6个龙骨15g牡蛎15g芡实20g五味子5g半夏9g,7剂。

  初诊:2006年6月12日。戚某,19岁,未婚,经净3天,白带阵下,透明无臭,无其他不适。舌淡红,苔薄白,脉细。

  二诊:2006年6月20日。药后带下反多,如水不断,舌脉如上。妇科检查:外阴及阴道口均无异常发现。

  薏苡仁30g淡附片5g赤石脂20g禹余粮30g芡实30g金樱子20g白果15g,5剂。

  三诊:2006年7月1日。药后带下减少,月经6月24日~6月30日,今日带除如初。

  初诊:2006年6月26日。曹某,31岁,经色暗红,夹有血块已经2个月经周期,末次月经6月20日~6月25日,经量正常,5天净。今带下量多如水,小腹不适,头晕,纳可,二便正常。B超检查未见异常。生育史:1-0-0-1。舌淡红,苔薄白,脉细。妇科检查:外阴无殊,阴道通畅,宫颈中度炎症,宫体前位,活动,质地中等,无压痛,两侧附件无压痛。西医诊断:慢性子宫颈炎。

  方剂:赤石脂禹余粮汤合清震汤(《素问病机气宜保命集》)、水陆二仙丹(《洪氏集验方》)加味。

  初诊:2006年6月13日。石某,31岁,因原发性不孕3年多于5月19日开始就诊。末次月经6月2日来潮,6月13日B超检查:子宫内膜厚度6mm,左侧卵巢卵泡15mm×14mm。平素大便正常,现腹泻如水4天,日解2次,矢气多,左侧少腹隐痛,胃中发凉。舌淡红,苔薄白,脉细。

  赤石脂禹余粮汤是治疗伤寒误下之后利不止的方剂,方中赤石脂味甘、涩、酸,性温,能涩肠止脱;禹余粮味甘、涩,性微寒,固涩收敛。两药合用,可以治疗邪气已去,滑泻不禁者,故柯韵伯说:“凡下焦虚脱者,以二味为末,参汤调服最效。”

  案1经期过长,经量虽少,但有臭气,起因于湿热损伤胞脉,故治疗当以清理湿热为主,收敛止血为辅,以贯众炭、地榆、槐花既清湿热,又能止血,再以赤石脂禹余粮汤、阿胶止血,诸药共奏奇功。

  案2亦为经期过长,但经少色淡,恶心乏力,为冲任虚寒之证,故以赤石脂禹余粮汤以收敛止血,用胶艾汤温经和血止血。

  案3为经量过多,经色先紫红夹块,后其色变淡,如血水样,出冷汗,舌淡红,苔薄腻,脉细。此为热随血去,阳随血衰,表现出《素问·刺要论》中“脱血”的症状,故以黄芪建中汤益气温经止血,更以赤石脂禹余粮汤加阿胶、荆芥炭、仙鹤草收敛止血。

  案4为带下如水,色白透明而无臭,一诊以赤石脂禹余粮汤合水陆二仙丹健脾收敛无效,后经反思,该证当属脾阳不振,统摄无权,加温补脾阳的薏苡附子散,起病霍然。方中白果味甘、苦、涩,性平,是收敛止带的良药,《濒湖集简方》治疗赤白带下,下元虚惫,就用白果、莲肉、江米、胡椒配伍为方,其经营用方之意,却与上方相类。

  案5亦为带下病,虽有慢性子宫颈炎症,因其带如水,头晕,亦不依湿热论治,仍以清阳下陷,带滑不禁用药,以清震汤加生黄芪提升清阳,以赤石脂禹余粮汤合水陆二仙丹、海螵蛸收敛止带获效。

  案6为水泻,即《素问·至真要大论》中的“注泄”,同时见胃中寒,矢气多,但并无实积在中。究其原因,则如《素问·举痛论》所云“寒气客于小肠,小肠不得成聚,故后泄腹痛矣。”治疗当以桃花汤温中散寒,用赤石脂禹余粮汤固肠止泻,加神曲以消食助运,加木香以行气燥湿止痛。由于方药对证,覆杯即愈。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zabilou.net/chishizhi/11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