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头翁入肝经肝经湿热下迫大肠

  子、枳壳、木香,均取得较好疗效。[湖南中医学院学报,1987,tz,:31]

  每日l剂,水煎服。治疗10~20日。IN南中医,1994,cs,;1563

  胞、白细胞较多加鱼腥草、败酱草。[黑龙江中医药,1986,《6,:10]

  迫,故见里急,湿邪粘滞,阻遏气机,故又见下重难通。湿热腐破血络,必见大便脓

  血。毒热伤津,且湿热蕴结,津液不化,故见渴欲饮水。湿热壅滞,气血壅遏,腹痛之

  证自在言外。此外舌红,苔黄腻,脉滑数等湿热内盛之象也应见到。治用白头翁汤清热

  本证与少阴病篇桃花汤证,皆见下利便脓血,但桃花汤证为肾气虚,关门不固,脾

  阳脾气虚,不能摄血,故证见下利滑脱不禁,绝无里急后重之征,所便脓血晦暗不泽,

  腥冷不臭,且应伴见口淡不渴、舌淡不红等,所用桃花汤,旨在温中祛寒,涩肠固脱。

  本证热利下重,脓血色泽鲜亮,臭浊腐秽,伴口渴欲饮等诸热象,临证不难鉴别。

  成无己:利则津液少,热则伤气,气虚下利,致后重也。与白头翁汤,散热厚肠。

  柯韵伯:暴注下迫属于热。热利下重,乃湿热之秽气郁遏广肠,故魄门重滞而难出

  下利属胃寒者多,此欲饮水,其内热可知。(伤寒来苏集.伤寒论注.厥阴脉证)

  程应旄:下重者,厥阴经邪热下入于大肠之间,肝性急速,邪热盛则气滞壅塞,其

  医宗金鉴):下利欲饮水者,热利下夺津液,求水以济干也。热利下重者,热伤气

  滞,里急后重,便脓血也。((医宗金鉴.订正仲景全书.伤寒论注.辨厥阴病脉证并治全

  陆渊雷:热利,谓下利之属于热者,不必指身热,但脉舌腹候有热象者皆是。下重

  即里急后重也。热言其性质,利言其所病,下重言其证候。凡热利下重之病,今世科学

  分为二种,一为传染性赤痢,一为肠炎,赤痢之病灶常在大肠,而直肠为甚,直肠有病

  灶,肛门之括约肌挛缩,则令下重,肠炎侵至直肠者,亦令下重。赤痢又分两种,一为

  细菌性,一为阿米巴性,二者证候略同,鉴别惟待验菌。惟阿米巴性者,多为慢性,或

  初起急剧,而转归亦成慢性。此外又有小儿之疫痢。中医之治疗,不惟其因而惟其证,

  故不论肠炎赤痢,苟有热象而下重者,白头翁汤悉主之。最近科学家之实验,谓白头翁

  [评述]陆氏“热言其性质,利言其所病,下重言其证候”,是对热利下重句明晰

  确当的注释。关于热邪的性质,柯氏明言为湿热,颇有见地。关于病位,柯氏言广肠、

  陆氏言大肠、直肠,比较一致,而程氏从本证出现在厥阴病篇立论,言厥阴经邪热下入

  大肠,似更胜一筹。关于下重的病机,成氏言热则伤气,气虚而致后重。既是气虚,为

  何不补气升提?柯氏言湿热秽气郁遏;程氏言邪热盛,气滞壅塞;医宗金鉴)亦以气

  滞立论。皆从邪遏气滞解释,甚为确当。至于陆氏的肛门括约肌挛缩说,则为中西汇通

  派之言,但陆氏在言及热利包括了肠炎、细菌性痢疾、阿米巴性痢疾之后,又言“中医

  [方义]白头翁汤以白头翁为主药,其味苦性寒,能凉肝舒肝,尤善清下焦湿热,

  是治疗湿热与毒热下利的要药。黄芩、黄连苦寒,清热燥湿,坚阴厚肠胃。秦皮苦寒,

  能清肝胆及大肠湿热,又可凉血坚阴止利。四药共成清热燥湿,凉肝解毒之剂,对湿

  方有执:白头翁逐血以疗癖,秦皮洗肝而散热,黄连调胃而厚肠胃,黄柏者除热而

  沈明宗:白头翁清散热邪,秦皮驱逐肝风而清客热,黄连以退肠胃木挟之火,黄柏

  滋坚肾水而制龙雷,合而成方,清彻木火之源,则热利止而后重自除矣。(伤寒六经辨

  钱天来:白头翁,神农本草经)言其能逐血止腹痛。陶弘景谓其能止毒痢。东垣

  李杲曰,仲景治热利下重,用白头翁汤,盖肾欲坚,急食苦以坚之。即成氏之说也。又

  云,治男子阴疝偏坠。盖亦厥阴专经之药,故仲景用之为君,以治厥阴热利。黄连苦

  寒,能清湿热,厚肠胃。黄柏泻下焦之火,若中气虚寒及寒湿下利者最忌,热利则非此

  不可,故以之为臣。秦皮亦属苦寒,李时珍云,秦皮色青,气寒味苦性涩,乃厥阴肝、

  少阳胆经药也,治下利崩带,取其收涩也。以此推之,则创法立方之意殆可见矣。(伤

  陈蔚:厥阴标阴病,则为寒下,厥阴中见病,则为热利下重者,即(经)所谓暴注

  是也。白头翁临风偏静,特立不挠,用以为君者,欲平走窍之火,必先定摇动之风也。

  秦皮浸水青蓝色,得厥阴风木之化,故用以为臣。以黄连、黄柏为佐使者,其性寒,寒

  能除热,其味苦,苦又能坚也。总使风木遂其上行之性,则热利下重自除,风火不相煽

  高学山:白头翁得阳气之先,而直挺单花,具升举之性,且味苦气寒,能清血分之

  热,取以名汤,其意可知矣。然后以黄连清心脾之火,黄柏清肾火,秦皮清肝火,则热

  除而血中清阳上举,其利与下重,宁有不止者乎?((伤寒尚论辨似.厥阴全篇说。白头

  张锡纯:白头翁一名独摇草,……此物生冈阜之阴而性凉,原禀有阴性,而感初春

  少阳之气即突然发生,正与肝为厥阴,而具有升发之气者同也。为其与肝为同气,故能

  升达肝气,清散肝火,不使肝气挟热下迫以成下重也。且其头生白茸,叶上亦微有白

  毛,原兼禀西方之金气,故又善镇肝而不使肝木过于横恣也。至于又加连、柏、秦皮为

  之佐使,陈氏论中已详言其义,无庸愚之赘语也。(医学衷中参西录。厥阴病。白头翁汤

  [点评]诸家多言白头翁汤四药皆苦寒,唯有汪氏认为白头翁独带辛温,故本方于

  泄热之中而兼散邪之力。此说虽根据不足,但作为一家之言,当予以重视。白头翁的归

  经,钱氏通过考证,认为是厥阴专经之药。张氏以生态环境及生长特点为据,言其与肝

  为同气,有升达肝气,清肝散火之效;又禀西方金气而善镇肝。可见白头翁入肝经的认

  识是基本一致,因此白头翁汤证当是肝经湿热下迫大肠的认识,也应是有所本的,且白

  头翁汤又可治疗肝经湿热下注之淋浊、带下、肝经毒热上扰之目赤肿痛,也说明白头翁

  入肝经。白头翁既为本方君药,其用量则不应小于连、柏,考金匮玉函经)其量为三

  2)伤寒六书):胃热利白肠垢,脐下必热,便下垢腻赤黄,或渴,黄芩汤、白头

  3)(证治要诀):内人挟热自利,脐下必热,大便赤白色,及下肠间津液垢腻,名

  4)(类聚方广义):热痢下重,渴欲饮水,心悸,腹痛者,白头翁汤治也。又治眼

  5)临证指南医案):陈氏,温邪经旬不解,发热自利,神识有时不清,此邪伏厥

  6)(王氏医案三编):产后患泻。秋季娩后泻如漏水,不分遍数,恶露不行,咸虑

  7)(经方实验录):米,高年七十有八,而体气壮实,热利下重,两脉大,。苔黄,

  夜不安寐,宜白头翁汤为主方。白头翁三钱,秦皮三钱,川连五分,黄柏三钱,生川军

  1)消化系统:常用于治疗痢疾、肠炎、溃疡性结肠炎以及浅表性胃炎、肝炎等。

  如周氏用本方治疗痢疾216例,治愈177例,好转26例,无效土3例,主证经1—3天

  治疗70%得到缓解,7天后90%以上病例症状消失。细菌培养3天后全部转阴。陈

  氏报道治疗急性菌痢144例,其中用白头翁汤治4例;用白头翁汤去黄连加甘草(药价

  比白头翁汤低75%)治70例;用香连丸治70例,结果提示加减方疗效优于香连丸,

  不逊于白头翁汤原方。韩氏等用白头翁汤加减灌肠治疗急性菌痢34例,方用白头翁

  15g,黄柏、秦皮各12g,黄连6g,若兼恶寒发热表未解,而里热炽盛者,加葛根、银

  花;腹痛里急明显,加木香、槟榔;腹痛拒按,苔厚腻、夹食滞,加枳实、山楂;壮

  热、口渴、烦躁、舌绛、加生地、丹皮。水煎保留灌肠,每天1—2次,痢止后继用1—

  2天停药。最短1次见效,2次控制症状,治疗时间最长者5天。腹痛、里急后重之症

  状消失,平均1天,大便正常平均3天。34例痊愈30例,好转4例。林氏用白头翁

  汤治疗急性菌痢30例,聂氏用白头翁汤加味灌肠治疗慢性痢疾,皆取得很好效果。

  方氏用本方合葛根芩连汤加减,药用白头翁、黄芩、黄连、鸦胆子、厚朴、藿香等,治

  疗阿米巴性痢疾116例,痊愈114例,无效2例,平均住院10.25天。认为白头翁和鸦

  胆子是治本病的主药,配藿香可减轻鸦胆子的副作用。其中见恶寒、高热者,加葛根、

  银花;下痢赤多者,加生地榆;恶心呕吐者,加半夏;腹痛甚者,加白芍。蔡氏用

  白头翁汤加减保留灌肠治疗阿米巴肠病136例,药用白头翁30g,秦皮12g,黄柏12g,

  黄连lOg,银花30g,紫花地丁30g,大黄6g。大便常规以脓球为主者,加重三黄用量,

  再加地锦草30g,丹皮10g;以红血球为主者,加地榆炭lOg,大黄改用熟大黄。煮2

  次,取400ml,每次用200ml。急性发作者,每曰保留灌肠2次,3日后改为日1次。5

  天为工个疗程。急性患者治疗1个疗程,慢性患者治疗2个疗程,病程1年以上者,再

  加1个疗程以巩固疗效。136例中,痊愈128例,有效6例,无效2例。郑氏报道,

  用白头翁汤加味治疗慢性肠炎,中医辨证属湿热蕴结型者52例,若热重于湿者,加金

  银花、赤芍、红藤、败酱草、蚂蚁草;湿重于热者,加苍术、厚朴、苡仁、车前子;夹

  食滞者,加槟榔、枳实、山楂、神曲,取得佳效C12I。张氏用白头翁汤保留灌肠治疗慢

  性结肠炎120例,药用白头翁30g,黄柏15g,黄连15g,秦皮20g,出血者加云南白药

  1/2支,结肠有溃疡者,加锡类散1/2支,水煎保留灌肠,每晚1次,16天1疗程。未

  愈者、间隔1周再行第2疗程。痊愈82例,有效36例,无效2例,总有效率98.3%。

  治疗时间最长3疗程,最短1疗程,平均1。8疗程。此外韩氏用白头翁汤加味治疗

  慢性结肠炎65例;赵氏用白头翁汤加减治疗慢性结肠炎34例,皆有可靠效果。

  关于用白头翁汤加减口服或灌肠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报道甚多。如乔氏等分析了国内用

  中药治疗非特异性溃疡性结肠炎1165例,总有效率达94.76%,其中属于湿热壅滞型

  者,则是以白头翁汤加减治疗而收效的。宋氏等用白头翁汤加减内服,兼用青黛散

  保留灌肠,治疗大肠湿热型溃疡性结肠炎17例,总有效率96.7%。丁氏用白头翁

  汤合桃花汤治疗溃疡性结肠炎67例,基本治愈58例,好转7例,无效2例。徐氏

  用白头翁汤加灭滴灵灌肠治疗溃疡性结肠炎u例,伪膜性肠炎4例。保留灌肠最少14

  天,最多46天,平均32.62天。纤维结肠镜复查u例中8例溃疡消失,4例好转;4

  例伪膜性肠炎3例结肠镜复查病变消失,1例因年高不同意复查,但症状已痊愈。

  白氏用白头翁汤合痛泻要方加减治溃疡性结肠炎,薛氏用黄连汤合白头翁汤治疗慢

  性非特异性溃疡性结肠炎,唐氏等用白头翁汤加味灌肠治疗溃疡性结肠炎36例L22j,

  张氏等用加味白头翁汤治疗溃疡性结肠炎25例,皆取得很好疗效。乔氏等对慢性溃

  疡性结肠炎117例,以虚实为纲进行辨证治疗,实证为主者,偏于湿热,用葛根芩连汤

  合白头翁汤、芍药汤化裁,偏于寒湿用理中汤合平胃散化裁,偏于气滞用四逆散合痛泻

  要方化裁;虚证则依据脾虚、肾虚、脾肾两虚等酌用补中益气汤、参苓白术散、四神

  丸、真人养脏汤、附子理中汤等,总有效率93.2%,可见用白头翁汤治疗溃疡性结肠

  炎,仍应在辨为湿热壅滞证的前提下使用。黄氏以中药为主治疗急性坏死性肠炎37

  例,其中湿热内蕴者18例,方用白头翁汤加车前子、枳壳、木香,均取得较好疗

  效。汤氏用白头翁汤去黄柏、秦皮加白芍、甘草、瓦楞子,治1例浅表性胃炎,共

  进5剂,自觉症状消失,1年未发。李氏报道用白头翁汤加茵陈等治急性黄疸型肝

  2)心血管系统:本方在心血管系统的应用报道较少。陈氏报道两例短暂阵发性室

  性心动过速,频发多源性或多形性室性早搏患者,(其中1例伴下利后重)经西药治疗

  3)神经系统:蔡氏报道用白头翁汤加味治疗1例血管神经性头痛的患者,证见头

  顶灼热疼痛连及齿颊已3月余,用本方3剂后,自觉头部清凉,疼痛顿减,继进5剂,

  4)泌尿系统:因白头翁汤有清热利湿、凉血解毒之效,故也常用于湿热下注、或

  肝郁化火,郁火下迫所致之泌尿系统的病证,如泌尿系感染、肾盂肾炎、前列腺炎、肾

  积水等。钟氏等用白头翁汤加味治疗下泌尿道感染122例,其中合并包皮炎1例,合并

  前列腺炎2例,合并膀胱结石3例,合并肾盂肾炎8例。以白头翁汤为基础,热甚者加

  山栀、滑石、车前子、肝郁气滞加乌药、白芍;脾肾阳虚加白术、山萸肉;阴虚火旺加

  知母、地黄;血尿加小蓟、血余炭;蛋白尿加白茅根、凤尾草;结石加鸡内金、海金

  砂、金钱草;下肢浮肿加茯苓、大腹皮、黄芪。日1剂,5剂1疗程。治疗3个疗程观

  察疗效。122例中,治愈112例,好转10例。汪氏用白头翁汤加味治疗耐青霉素淋

  菌性尿道炎14例,一般加甘草、车前子,尿痛甚者加琥珀、石苇;浓稠带多者加苍术

  12g,苡仁30g,蒲公英30g。日1剂,水煎服,7天1疗程。经1个疗程痊愈13例,另

  1例2个疗程痊愈。方氏用加味白头翁汤治疗泌尿系感染40例,药用白头翁9g,川

  黄连9g,黄芩9g,川黄柏9g,制川军12g,半枝莲15g,蒲公英15g,车前子12g。40

  例中显效28例,有效10例,无效2例。王氏治感染性肾积水和结石性肾积水各1

  例,皆用白头翁汤加减治疗而积水消退。李氏治1例急性肾炎患者,已用青霉素、

  激素等40余天,仍见发热时高时低、尿色浑浊、尿检蛋白(),服白头翁汤3剂,体

  5)妇科:用于治疗盆腔炎、阴道炎、赤白带下、盆腔脓肿、乳房肿块等妇科疾病。

  杨氏用白头翁汤加减治疗急性盆腔炎107例,每日1剂,10天1疗程,1疗程痊愈67

  例,2疗程痊愈40例L35)。高氏等用白头翁汤加味治疗带下属湿毒型者、崩漏属血热型

  者、子痢属湿热型者有佳效。李氏等治1例霉菌性阴道炎、宫颈糜烂患者,服加味

  白头翁汤3剂,加用中药坐浴熏洗,诸症好转。安氏等治1例带下量多,色黄,阴

  部湿痒溃烂,伴头晕、口渴的患者,诊断为滴虫性阴道炎,用白头翁汤加味4剂,水煎

  服,带下明显减少,伴随症状也随之消失。江氏治1例小腹部不舒,带下色黄如脓,

  时夹赤带腥臭、阴痒已半年多,诊断为滴虫性阴道炎的患者,曾服完带汤、灭滴灵等,

  仍反复发作,方用加味白头翁汤5剂,白带减少,阴痒消除。蔡氏报道1例两年前

  因放环而出现白带绵绵不断,长期服用灭滴灵、增效联磺片等无缓解,近来症状加重,

  白带增多伴腥味,诊为慢性阴道炎、宫颈轻度糜烂的患者,先用健脾温肾之剂30余日

  无效,改用白头翁汤加味6剂,病情减轻,继进20余剂,诸症皆除。汤氏用本方加

  败酱草、生苡米、鸡冠花治疗1例赤带病人,连服5剂,赤带减至七八成,继续调治而

  愈。又1例死胎产后,乳房胀硬热痛,乳汁黄稠不畅之患者,用本方去黄柏、加香附、

  全瓜蒌、郁金,2剂后热退,乳房见软,后与四逆散加味服5剂,乳回病愈。蔡氏

  治1例右侧乳房包块半年余,状如桃核,质地坚硬,伴胸闷腹胀的患者,曾服逍遥丸无

  效,近来乳核增大、刺痛,改用白头翁汤加味,6剂后,乳核稍见缩小,刺痛消失,继

  进20剂,诸证悉除。郭氏治1例产后血淋,症见小便涩滞不利,溺血紫红、尿痛,

  用白头翁汤加味5剂后,小便畅利,又用地黄汤调理而愈,3月后追访未复发。还

  眼疾。如汤氏、何氏等用本方加减治疗因肝火上炎、肺热炽盛所致的红眼赤痛(急性结

  膜炎),皆获满意疗效。安氏等治l例患流行性腮腺炎合并扁桃体炎愈后,见两眼

  红肿、畏光流泪、口渴,诊为急性结膜炎的患者,用白头翁汤合当归赤小豆汤水煎服,

  3剂痊愈。江氏治1例两眼红赤疼痛、羞明流泪1周,诊为病毒性角膜炎,曾用氯

  霉素眼药水、强的松眼药水滴眼1周无效的患者,服加味白头翁汤2剂后好转,又服

  lO剂,诸证均除。哉氏认为凡眼科外障疾病属热毒者,皆可用白头翁汤加减治疗,

  1)急性菌痢:胡×,女,49岁,教师。患者一天前食市售熟肉,当晚即腹痛、腹

  泻、发热,继而里急后重,大便色赤,肛门灼热,小便量少,身困乏力,两目无神。查

  血象:白细胞15。2×10。/L,中性粒细胞0.83,淋巴结胞0.17。大便镜检:红细胞

  (栅)白细胞(栅),赤白粘冻状。体检:738.9,BP 12/8kPa,心率92次/分,节律

  齐,两肺检查无异常,左下腹压痛明显,无反跳痛,皮肤干燥。诊断:急性细菌性痢

  疾。经补液、消炎治疗3天,腹痛、里急后重不减,大便赤白。改用白头翁汤250ml,

  保留灌肠,每日2次。用药1次症状即明显减轻,腹痛里急症状好转,发热退,大便次

  数减少,用3次后,症状消失,精神好转。后用平胃散加减调理2日出院,1周后随访

  2)阿米巴痢疾:张××,女,26岁。住院号2643,于1971年10月11日急诊入

  院。患者起病1天,恶寒发热,体温39.3,下痢1 日 20余次,始为稀水便,继而大

  便赤白相杂,后为纯赤便,腹痛,里急后重,伴有恶心呕吐,大便镜检红细胞“+”,

  脓细胞“+”,发现阿米巴包囊。舌红,苔黄腻,脉滑数,服药(原文所载用方为:白

  头翁30g,黄芩15g,黄连9g,鸦胆子9g,厚朴9g,藿香9g。恶寒高热者加葛根12g,

  金银花15g;下痢赤多者加生地榆15g;恶心呕吐者加半夏9g;腹痛甚者加白芍10g)1

  剂后热退,6天大便恢复正常,住院7天痊愈出院,至今未见复发。(湖北中医杂志)

  3)溃疡性结肠炎张某,男,38岁,司机。于1986年10月6日入院,住院号

  22488。间断脓血便2年余,加重3个月。在本市某医院行纤维结肠镜检查,确诊为溃

  疡性结肠炎,接受西药治疗无效,要求中药治疗。来诊后做乙状结肠镜复查:进镜

  35cm,见直肠、乙状结肠粘膜普遍充血水肿,血管纹理不清,距肛门10—25cm有点状

  出血及多处浅表溃疡。大便培养无致病菌生长。腹痛、腹泻日6—7次,里急后重,泻

  下脓血,舌苔黄腻,脉滑数。证属大肠湿热,治宜清热利湿、理气和血,拟协定处方

  (白头翁30g,赤石脂20g,姜炭、粳米各15g,秦皮9g,黄连、黄柏、乳香、没药各

  6g,甘草3g。日l剂,水煎3次,去渣混匀,分早晚2次温服,30天为1疗程)加败

  酱草、地榆炭各15g,延胡12g,陈皮9g,青皮6g;减粳米、乳香、没药。住院加减治

  疗30天,上症消失。11月5日复查乙状结肠镜,炎症消失,溃疡愈合。6日出院。以

  4)尿路感染:薛某,女,38岁。因尿痛、尿频、尿急伴尿道口灼热感6天,于

  1993年5月12日就诊。全身乏力,小便频急、涩痛而赤,少腹不适,心烦少寐,舌质

  红,苔腻,脉细数。既往曾有类似发作史2年。查737.8,BP 14/11kPa,双肾区叩

  击痛(一),耻骨上方轻度压痛。尿检:蛋白(+),白细胞(),红细胞(抖),妇

  检:少量淡黄色白带,质稀无臭,余(一),白带涂片检查(一)。拟诊:下尿路感染。

  乃湿热蕴蓄于下焦,膀胱气化不利。治当清利湿热、凉血解毒、利尿通淋。予白头翁汤

  加减:白头翁、黄柏、黄连、山栀各15g,车前子、白茅根、木通各10g,滑石18g,

  甘草6g。每日1剂,连服5日。患者自觉效果明显,未诊便自守原方服5剂。5月22

  El复诊,诸症消失,尿常规:蛋白(+);白细胞(+),再守原方5剂。三诊,尿常规

  (一),病愈。嘱原方去木通再进5剂,以巩固疗效,并注意月经期和性生活卫生。随访

  [按语]从白头翁汤临床应用来看,其适应症的病位主要涉及肝、肠及下焦膀胱、

  胞宫,其病性主要是湿热或毒热内盛,临床尤以治湿热下利多用,且在治疗下利时,既

  马氏综述本方的实验研究证明,无论在体内或体外,对志贺氏、宋内氏、施氏及福

  氏痢疾杆菌均有抑制作用,并能增强机体抗病能力。邓氏综述,近有研究并分析本

  方抗菌作用的报告表明,本方对志贺氏、施氏等痢疾杆菌有较强的抑制作用,而对弗氏

  和宋内氏菌作用较弱,对多种沙门氏菌作用也很弱或无抑菌作用。另外对金黄色葡萄球

  菌、表皮葡萄球菌及卡他球菌等也有较强的抑制作用,其中黄连、秦皮作用为强,黄柏

  次之,白头翁最弱。全方抗菌效果反较黄连、秦皮为弱。由于白头翁对阿米巴原虫抑制

  作用较强,因而以本方治疗阿米巴痢疾时,宜加大白头翁用量,而治疗细菌性感染时,

  则应加重黄连等剂量,减小白头翁用量。此外本方所含药物,还能促进非特异性免疫功

  能,又有抗炎、抗毒、止泻、镇静、镇痛和抑制肠运动功能,既能消灭引起湿热下利之

  病原微生物,又能抑制或缓解肠道感染时局部炎症病变及不适,还能促进抗感染免疫功

  能,从多方面影响感染过程,从而取得良好疗效。丁氏等对白头翁汤的组成进行了

  研究,发现白头翁汤所含皂甙有5种以上,其中含量最多的是白头翁皂甙A3(单糖链

  双糖甙)、皂甙B.(双糖链五糖甙),黄连、黄柏含有小檗碱,秦皮含有七叶甙和七叶

  内酯。并对小檗碱和七叶甙含量都较相应的单味药中含量低,尤其以小檗碱显著,由黄

  连中的6.74%降低到白头翁汤中的1.75%。杨氏等对白头翁汤的配伍情况也进行

  了分析,发现当黄连、黄柏与秦皮、白头翁配伍后,汤剂中小檗碱含量均有所下降,影

  响的大小顺序为:白头翁黄连黄柏。当白头翁汤四药合煎时,汤剂中小檗碱和秦皮

  乙素含量下降并不符合各单味药影响的加和。而丁氏用薄层法检查发现,在白头翁

  汤煮煎液的沉淀中有小檗碱的存在,进一步实验后初步推断,可能是药材中某类化学成

  分的存在,使盐酸小檗碱的溶解度降低而析出的。于是陈氏采用薄层层析法对白头

  翁汤颗粒剂和汤剂进行了鉴别比较,并测定了颗粒剂和汤剂中小檗碱与七叶甙的含量。

  结果表明:精制颗粒与传统汤剂相比,成分没有发生变化,而小檗碱与七叶甙的含量,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zabilou.net/chishizhi/12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