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男人为了更雄壮都吃过哪些荒唐的东西?

  男人和女人都会注意自己的性征雄伟与否,但鉴于目前为止,历史依然大部分是由男性书写的,所以

  我国不缺这样的传统。《黄帝内经》是我国最早的医学典籍之一,讲究阴阳辩证。肾是精气之藏,肾气盛,天癸至,精气溢泻,才能阴阳和。所以得补,得大补。吞咽唾沫、按摩穴位这些方法之外,吃也很要紧。

  淡菜、金樱子、韭菜之类就不说了,狗、马、鹿鞭之类也可不提有趣之处在于古人特别喜欢马鞭,尤其喜欢野马和白马的,不妨只说铅汞。炼丹是一项重要发明,自从有了炼丹之术,求长生、求黄白之物的各色人等,难免躁动不安,其中最躁动的,就是皇帝们。

  秦始皇很喜欢炼丹,被术士骗了一次又一次,死性不改。他和寡妇巴清关系极好,因为后者掌握了炼丹所需的一味原料丹砂,而丹砂常常出现在各类增进男性功能的药方中。在《抱朴子》中有一个成仙的法子,斋戒百日,在名山之侧结精舍,百日后服一两冰石、紫游女、玄水液、金化石、丹砂,封之成水等物制成的金液,可以直接成仙,之后想做什么都可以,夜夜笙歌当然也不在话下。

  但《抱朴子》中记载的另一个方子更有名,就是魏晋时常常被使用的五石散。最初的药方中也有丹砂,但何晏改过之后,五石换成更为虎狼的五味,就是石钟乳,石硫黄,白石英,紫石英,赤石脂,往往还要配其他药,服食的人嫌死的不够快,还必须要饮酒。五石散的一大功效,就是服用后“体力转强”,从何晏、夏侯玄到孙思邈,都这么说。当时还有“益多散”“秃鸡散”“欲令男子阴大方”“令女玉门小方”之类,都没有五石散贵,体现不出风度来。

  唐朝时服五石散的人大为减少,因为发散实在太痛苦,但使用矿物药的依然大有人在。白居易晚年时很会玩,还酷爱开派对,请朋友们一起玩。牛僧孺表现得格外好,六十六岁的白居易很是羡慕,专门写了首诗,“钟乳三千两,金钗十二行。妒他心似火,欺我鬓如霜。”牛僧孺为了不怯场,自夸使用钟乳达三千两,也可以从侧面印证五石散的效用,所以名士家中的女眷们,想必都很苦。

  韩愈就比较倒霉,他的招数非常之奇特,用硫磺拌粥饭给公鸡吃,再把公鸡和母鸡隔离开,等到公鸡忍不了在内心咆哮有种你弄死老子,他就如公鸡的愿,把公鸡吃掉。结果他把自己吃死了,正是牛僧孺和白居易开派对的年纪,牛僧孺吃石钟乳都没事儿,他吃硫磺熏鸡肉就挂了,还是身子骨太虚。

  最会玩也最敢玩的,还是明朝宫廷,除了炼丹之外,宫里还极其流行人部药,李时珍在《本草纲目》里专门记了一笔,痛心疾首。“以人补人”由来已久,但一开始还没有形成风潮,《神农本草经》里不过用一用头发,到《本草纲目》和《万历野获编》,红铅、蟠桃酒、秋石、紫河车之类,就都登堂入室了。王尔德说“生活的一切都和性有关,除了性本身。因为性关乎权力”,在明朝宫廷尤其适用。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zabilou.net/chishizhi/1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