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南京六朝人“潮生活” 出行竟配“带导航豪车”

  ●吃在南京,“江南三鲜”茭白、莼菜、鲈鱼脍最美味 ●穿木屐,坐牛车,还配有“GPS”导航和计程器 ●服食“五石散”后要出去走走,散步一词就源于此

  近日,南京的六朝博物馆对外开放了。公元3世纪初到6世纪末,东吴、东晋、宋、齐、梁、陈六个朝代先后建都南京,史称六朝。这三百多年间,六朝时的人是怎么生活的?他们吃什么?穿什么?住什么?出门坐什么车?游客们都能在这里找到答案。

  最近,现代快报《发现》周刊记者在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六朝博物馆馆长胡阿祥的带领下参观了六朝博物馆。胡阿祥为记者介绍了很多鲜为人知的六朝故事,还原了当时人的生活状态。说到吃,想必很多“吃货”一定对一份六朝菜单最感兴趣,千里莼羹、鲈鱼脍、鸭饭、芡实、糟鱼、肉炙、扁尖鸭臛是不是听着已经流口水了?快跟着记者去看一看吧。

  六朝时期的江南,流行着三大美食:菰菜、莼菜、鲈鱼脍。这三道菜被誉为“江南三鲜”。胡阿祥告诉记者,其中莼菜今天还有,是水里产的一种野菜。六朝时,江南千里湖所产的莼菜被认为是最鲜美的。千里湖就位于今天的南京附近,有人考证就是溧阳的天目湖。

  “千里莼羹”就是一个佐证美食的典故。1700多年前,东吴灭亡之后,原为东吴大臣的陆机和弟弟陆云来到洛阳,当时中原人不太瞧得起来自江南的他们,称他们为“吴儿”“伧父”(意为粗俗、卑贱之人)。一天,陆机来到西晋驸马王济(王浑之子,是太原王氏家族的先期人物,东晋王导等则是山东王氏一支)家做客,王济拿出一道羊奶向陆机炫耀:“你们江东有什么东西能比得上它吗?”只见陆机淡淡回答:“千里莼羹,未下盐豉!”意思是说我们江南千里湖所产的莼菜,不用放任何油盐调料,味道都鲜美无比。可见来自江南的陆机根本没把北方美食放在眼里,依然对南方的美食念念不忘。

  而菰菜其实就是今天的茭白。鲈鱼脍则不同于今天的鲈鱼,目前学界对鲈鱼脍究竟是哪种鱼还存在分歧,有人认为它可能指的是一种用淡水湖里产的某种鱼做的丸子或切片,而胡阿祥则认为这可能是过去池塘里产的一种塘鲤鱼。

  因为南方盛产水稻,所以米酒在六朝时也很盛行。胡阿祥说:“酒成为一种文学,一种文化,一种精神,就是从六朝开始的,特别在东晋时期,受竹林七贤影响,此时的名流贵族都把饮酒作为一种精神文化。东晋著名书法家王羲之组织过曲水流觞的饮酒游戏,这才有了闻名于世的《兰亭集序》。”

  六朝时期,上流社会集体流行一种饮食习惯,那就是服食“五石散”。“五石散”是由钟乳石、紫石英、白石英、硫黄、赤石脂五种石头制成的。吃了之后,会浑身发热,并伴有飘飘欲仙的幻觉,这其实是一种中毒症状。但在当时并不这么看,因为服食五石散后,人会变得很精神,特别是眼睛会变得炯炯有神。“如果眼睛不清澈透明,就会被认为这个人内心不纯净,因此当时的社会名流集体流行服食五石散。”胡阿祥说。

  五石散毕竟有毒,弄不好就会出人命,很多人在吃完五石散后处理不当就导致终生残疾甚至丧命。因此,在吃完五石散后,人必须要散热。怎样散热呢?就是吃冷饭、洗冷水澡,所以五石散又被称作寒食散。服完散还需要到户外走走,散散热,这一活动当时称为“散动”或“行散”。“今天我们所说的散步一词其实就源自这里,不然为什么饭后到户外行走会被称作散步呢?”胡阿祥笑着说。

  因为服食五石散,六朝时的衣服也进行了变革,此时的社会名流,都流行穿一种宽大、轻薄并且很旧的衣服,千万别以为这样的衣服是为体现名士们的风流倜傥、仙风道骨,其实是不得已而为之。

  因为吃五石散后会浑身发热,并且长期服用后,身上的皮肤会变得很“娇嫩”,一碰就破,而且破了还不容易好,如果穿紧身衣服,不仅不容易散热,而且一摩擦就破,所以绝对不能穿。不穿新衣服是因为古代的布料都会浆洗,刚刚浆洗过的新衣比较硬,也容易擦破皮肤,所以也不能穿。衣服还不能经常洗,刚洗过的衣服也比较硬。

  所以别看这些名流整天饮酒作诗、风流倜傥,其实身上很脏,衣服可能几个月都没洗过,身上长虱子也是常事。但这些名流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当时的社会名流认为一边掐虱子一边高谈阔论是最荣耀的事情,“扪虱而谈”被传为美谈。

  当时的社会名流,除了穿宽大的旧袍,还喜欢拖一双木屐在脚上,到哪里都发出“踢踏踢踏”声。

  胡阿祥说:“在当时,穿木屐才被视为高雅,穿靴子反而被认为庸俗。”而且木屐不是在家里穿,而是到外面非正式场合穿,在家只穿袜子。

  当时的木屐有两种,一种方头的,一种圆头的,最初流行“男方女圆”,就是男人穿方头木屐,女人穿圆头的,但后期也有混穿的现象。木屐的底下装有两块可拆卸的木齿,这两块木齿是为了方便行走,比如爬山的时候可以拆掉前面的木齿,下山的时候可以拆掉后面的木齿,这样走路就不会累。

  据说这种可拆卸的木屐是谢灵运发明的,当年谢灵运游山玩水时,总会带上这种可拆卸的木屐,因此这种木屐又被称为“谢公屐”。

  出门穿上旧宽袍,脚蹬“谢公屐”,再配上一部“豪车”,就能尽显六朝名士风范了。那六朝时期的“豪车”是什么呢?胡阿祥答:“牛车!牛车可说是六朝的宝马!如果能坐上一部带有GPS的牛车,那就更是豪车中的劳斯莱斯了!”

  六朝时期,其实出行交通工具有很多,马车、鹿车、羊车但最显名士身份的还是牛车,如果坐马车就太不上档次了,普通人才坐。为什么流行牛车呢?这和当时的文化氛围有关,此时的文化崇尚老庄的无为文化,崇尚闲适、舒缓的生活状态,而牛车的速度慢,正好符合这种需求,并且传说中老子也是乘青牛出关,所以坐牛车正符合这种文化需求。

  另外牛比较能负重,走路也比较平稳,当时的车子装饰豪华,里面还放有坐榻、凭几等各种用具,如果速度太快,把里面的东西摇坏了就不好了。

  在当时,一些高级牛车指南车上还配备了“GPS”设备,这种车的最上方站有一个木头人,这个木头人在出发前确定好一个指示方向,在行进中,不管车子转向何方,木头人的手始终指向不变,这一装置利用了差速齿轮原理,显示了古代机械技术的卓越。另外还有一种“记里鼓车”,它能自动计算出车的行程,并通过车上方的木人击鼓报告行程,每行一里就击打一槌。这种车是皇帝出行时必不可少的仪仗车辆之一。

  如此豪车出行,都行驶在怎样的路面上呢?胡阿祥说,古代北方都市中的道路大多是土路,但由于建康(即今天南京)处于雨量丰沛的南方,所以主干道多由砖石铺成,更为结实耐用。在大行宫新世纪广场工地北部,曾发现过一条六朝多个时期叠压而成的道路,从铺路砖侧的纪年铭文看,这一段道路修筑于东晋咸康(335~342)至建元(343~344)年间,堪称“南京第一路”。

  六朝的建筑目前没有完整留存的,只有一些基址和砖瓦构件,但从一些出土的文物上,可以看到当时建筑的一些风格。

  六朝时的住宅有庭院式、楼阁式等多种形式,附属设施有水井、厕所、猪圈、羊圈、狗圈等。平民的居住条件则相对简陋。

  胡阿祥说,当时,有钱人家都会修建山庄、别院,比如王、谢两大家族,都在南京郊区建有别院,很多人在紫金山就建有别院。有些贵族还会在乡野间修建“坞壁”,“坞壁”就相当于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在一个外人找不到的地方修建别院,里面还会种粮食蔬菜等,并建有地道,外围则有人防守,这种建筑主要是应对战乱,遇到战火就可以到“坞壁”去躲避。

  床榻是六朝时期室内最主要的家具,这一时期,人们还习惯于在地面上坐卧起居。其余器物皆围绕床榻而设。床榻上方悬挂帷帐,地面铺席,席角有席镇。床榻上还配有凭几或隐囊,用以依靠。床榻坐卧皆可,休憩、读书、对弈、饮食、清谈等,均可在床榻上进行。受西域的影响,胡床(交椅)等家具也开始出现。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zabilou.net/chishizhi/2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