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好色公主:山阴公主竟有31个丈夫

  对于女人来说,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女人有两个,一个是周朝女皇武则天;另一个就是南朝山阴公主刘楚玉。这两个女人有一个共同点,她们都在为女性争取平等权利。

  武则天如愿以偿地登上帝位,成为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刘楚玉则为女性争取到三十一个丈夫的权利。如果继武则天之后,中国历史能够出现像英国伊丽莎白、维多利亚那样魅力超凡的女王,东方的法律和风俗以及全民的素质将有一个很大的提升。可惜的是,武则天没有传位给太平公主,而太平公主似乎也不具备伊丽莎白的素质,不能不说这是东方的一大遗憾。

  山阴公主的命运更是一场悲剧,花样年华便香消玉殒。“君须髯如戟,何无丈夫意?”这是山阴公主留给后世的名言,也是仅有的点滴记录。后世的男儿们自然不屑于为这等风情万种、放荡不羁的女人立传。她们的风姿笑靥、哀怨悲愁,如轻风般散入历史长空中不见踪迹。

  山阴公主向皇帝弟弟索取驸马,刘子业爽快应允,并很快为她挑选了三十个年轻漂亮的男人。冠以什么样的名字令刘子业费了一番心思。当然不能用驸马,刘子业虽然标新立异,属于嬉皮士一族,但也不能无视南朝社会森严的等级制度,以及庞大的士族集团。

  不能做老公,只能做情人,不能称驸马,那就叫“面首”。南朝人做事很讲究,尤其在文字上。刘子业的文学功底不差,写出的文章颇有文采。“面,貌之美;首,发之美。”面首,即为面貌漂亮、头发黑亮的美男子。貌美可以理解,头发为何要黑亮光泽呢?因为中医讲,发主肾气,头发生得好就是肾好。肾好,性功能自然旺盛。

  刘子业创立面首,比之男宠、小白脸、鸭子、吃软饭的,形象生动、暧昧有趣。不知为何没有流传下来,倒让西方名词“情人”后来居上。

  山阴公主得到三十面首是中国历史了不起的大事,这是实实在在摆到桌面上的事情。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确实应该“怆然而涕下”。

  刘子业之所以敢于这么做,和当时南朝社会风气息息相关。南朝是一个放纵的时代,人性解放的时代。

  人们纵酒、纵欲,享受着感观刺激,尽情体任自然。现代毒品由西方传入,南朝时代没有鸦片。可中国人聪明的头脑早已设计出类似毒品之类的东西,它比毒品高明得多,危害也小。是什么呢?五石散,又名寒食散。

  从魏晋开始,士人多服用五石散。它是用石钟乳、紫石英、白石英、石硫磺、赤石脂五味石药合成的一种中药散剂。此方子最早见于东汉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用于治疗伤寒(即古人所讲的风邪入侵)。到了晋朝,正始名士何晏,因身体虚弱,常服五石散。由于药性猛烈,何晏改进前人的方子,一服之下,竟神明清朗,体力转强,也就大力推广。

  神明清朗即有毒品功效,体力转强,就是,现在伟哥的功能。洛阳人争相效仿,成为一种时尚。有晋一朝,名士多服用此散。不过服用此药以后必须以吃冷食来散热,因此又名寒食散。要寒衣、寒饮、寒食、寒卧,却要饮温酒,凭酒劲以发汗,来散发药性。

  观看女子跳裸舞是南朝风尚,其实不仅南朝人纵情声色,受其影响,北方人也一样。前秦天王苻坚曾“使宫人与男子裸交于殿前,引群臣临而观之”。古代没有情色电影,只能现场观看,这就是北朝帝王贵族们的娱乐休闲。风气影响下,刘子业和山阴公主的行为不足为奇。

  刘子业与山阴公主一母所生,两人关系特别亲密。山阴公主晋爵会稽长公主,由地市级升到省部级。

  世人都有迷恋心理,也会人云亦云,所以会有追星族。南朝也有追星的风尚。东晋名臣孟昶尚未发达之时,家住京口。那日,天空飘着雪花,名士王恭身披鹤氅裘,乘坐高舆,缓缓而过。孟昶从篱笆间窥看,叹道:“此真神仙中人。”和现代崇拜影视明星相同,南朝人追逐名士,即王恭所说“熟读离骚,痛饮酒”的所谓名士。

  山阴公主只是二十妙龄的女子,自然不能免俗。她疯狂崇拜上一个男人,渴望得到他。

  这位名士叫褚渊,是一位驸马。妻子是山阴公主的姑母南郡公主,宋文帝刘义隆的女儿。禇渊既有才,又豁达。父亲死的时候,兄弟分家,禇渊只拿走家中数千卷图书,其他一文不取。出自望族,又是驸马,仕途自然一帆风顺。历任美官,太子舍人、太宰参军、太子洗马、秘书丞、中书郎、吏部郎,袭爵都乡侯。

  禇渊容貌俊美,举止得体,举手投足,风度翩翩。每逢朝会,文武百官甚至外国使臣争睹容颜。脖子探得老高,就为欣赏禇渊。禇渊有妙才,解音律,善弹琵琶,是刘宋国著名的音乐家。人无完人,禇渊再美,也有瑕疵,白眼球大,黑眼球小,嫉妒的人称为“白虹贯日”。

  禇渊有谢安之风,沉稳有雅量。一天家中失火,浓烟弥漫,火焰乱窜,几乎燃到他的胡须。这位大宋国的美男子竟然神色不变,怡然自得,缓缓道:“轿子在哪里?”

  爱上一个人,迷恋一个人,就看不到他的缺点。在山阴公主眼里,白虹贯日根本不算缺点,禇渊的眼睛是世间最美的一双眸子。

  山阴公主向皇帝倾诉相思之苦,刘子业笑道:“我可以帮你把他找来,至于下面的事,那要看你的本事了。”

  一座依畔御花园的大殿,空气中弥漫着芳菲的香气,闻之心醉。起初褚渊不知何故,直到月上柳梢头,才发现大殿上多了一个人,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夜长不得眠,明月何灼灼。想闻散唤声,虚应空中诺。春林花多媚,春鸟意多哀。春风复多情,吹我罗裳开。”

  漆黑长发在春风中飘动,薄如蝉翼的衫裙裹着苗条起伏的胴体,衣襟松着,隐约可见两条笔直修长的玉腿。

  女人静静地注视着他,双眸充满诱惑,像火山。褚渊的呼吸快要停滞。如果世上有人可以在美人、花香与歌声中保持镇定自如,那么这个人一定是褚渊。

  “不必了。”禇渊淡淡道。他忽然想起眼前这个风情万种的女人是谁,皇室公主中最美丽的一个,刘楚玉。

  山阴公主媚笑道:“这本来就是我的住处,既使你不让我陪,我还是要住下的。”

  山阴公主表情很奇怪,“这里是皇帝安排的住处,你想抗旨吗?再说,即使你能走出大殿,这里是皇宫,你能到哪里呢?”

  山阴公主靠得更近,可以闻到诱人的发香。女人的身体缠上来,柔软的手指滑上禇渊的脸庞,爱抚着胡须。缓缓地,纤长的手指向下面滑去。

  禇渊淡淡回答道:“回虽不敏,何敢首为乱阶。”禇渊字彦回,他套用孔子大弟子颜回的话回应公主的戏谑调笑。

  遇上这种呆子,你有什么办法?山阴公主实在佩服得紧,禇渊就是禇渊,永远是她的偶像。好在,她还有三十个美貌健壮的面首。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zabilou.net/chishizhi/2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