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不只是“调理、调理”

  前短文刚说过中医擅长慢性病的调理,言犹在耳,又改口不只于调理了,是否前后矛盾呢?其实中医在调理之外,更能治重病急症,然今天临床来说,大抵已成明日黄花,十分可惜的。现在地球上能生活着十三亿国人,就有它的一份贡献在内,西医传入我国是近百年来的事,其前我们祖先吃五谷所生的病,不靠抗生素,不靠点滴,靠的是中药和针灸的救死扶伤,这是历史事实,后辈不可过河拆桥的。引申一句:电视上看到一位年轻学者,说自己祖先的医学不科学,穿着洋服,得意洋洋,好像自己是个洋人似的,其本质是对中医学的无知。

  翻开一部中国医学发展史,宋前医学的着力点在重急症的救治上,明清之后才趋向慢性病的调理,晚近西方医学一统天下之后,传统中医遂专职调理,成了专业户,当然专业户也不坍台,坚信科学越发展,就越有它的立足之地,至于昔宿在民族繁衍生存中拯危济险方面的辉煌业绩,更是不该淡忘的。

  中医对重病急症的深入探索和研究肇端于秦汉,张仲景《伤寒杂病论》的问世,屹立了一座里程丰碑,魏晋南北朝延伸而充实,唐宋集大成并趋向规范,从现存《千金》《外台》《圣惠》等大型医著看,中风、高热、卒死、血证、心腹痛、咳喘等学验已构成了中医重急证学的基本框架。然而,中医学不像时髦衣饰、电脑、手机,越新颖越可爱,恰恰相反,古老而经典的东西却往往“不废江河万古流”。仲景学术递沿一千九百年,迄今依旧管用,历古弥新,如其《金匮要略》胸痺门中数方:栝萎薤白、薏苡附子、乌头赤石脂丸等治疗今日临床冠心、心绞痛,疗效切实而持久,不必在电视上做广告的,只是具体用法上须越出习俗藩篱重新加以认识,即古人认定属胸痺(今冠心可参照)者,不论阴虚阳亏、气馁血弱,统统可用,旨在宽胸通瘀,通则不痛,从而缓解心绞痛,这与明清以后专职调理、徒持附桂温阳散寒的用法大相径庭,恢复仲景救急的本意和特色,需要我们今天拨开历史迷雾来审视和意会的。

  仲景“感往昔之沦丧,叹横夭之莫救”的一颗赤诚济世之心,“勤求古训,博采众方”的勤奋治学态度,自汉迄今,激励和鼓舞着千千万万个岐黄弟子,去献身事业,造福苍生,一座巍峨的中医学重急症学的殿堂就是这样构建而成的,它不因为我们今天的无知,不因为有人的刻意藐视,而被消亡的。其中的吉光片羽,今日依然熠熠生辉,这是我深有体会的。前月某地名人脑梗十数日,病势危笃,合并肺部感染,大量抗菌素联合应用不能控制,家属惶恐,急召救治,嘱不惜一切代价挽住生命。时患者昏迷抽搐,脉微气弱,喉间痰声漉漉,我斟酌《千金》小续命汤,在制风的同时,非扶养元气以为砥柱,不能力挽狂澜,重用参附,野山人参我用了三钱,为平生用量之最,又佐以安宫牛黄丸、猴枣粉等涤痰醒脑。古人说“一剂知”真有其事的,一帖下去,第二天下午病人就有了感应,神志渐清,目光流动,脉渐起色。遂击鼓再进,舌上糜点消失了。一月之中,我往返三次,在西医监护病房,藉传统的中医重急证学验缓解了这位脑梗患者。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zabilou.net/chishizhi/4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