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可:母乳不足当分虚实

  水峪村宋香梅,24 岁。1983 年11 月19 日因乳汁不足哺育幼儿来门诊求治。询之产后已8 个月,未服生化汤,从产褥期至今,少腹时觉胀痛,呕恶食少,时有带下如恶漏。脉弦涩,面部有黄褐斑,舌右侧有瘀斑,苔腻。证由产后恶血未净,致瘀浊留阻,上攻为呕,下则为恶漏:且败血不去,新血难生,故乳少。当治其本,予加味生化汤:

  益母草、当归各30 克,川芎10 克,炙草、姜炭、炮甲珠、公丁香、郁金、红花各10 克,桃仁泥、泽兰叶各12 克,黄酒、童便各1 杯(对入),2 剂。

  11 月23 日,前方服后恶漏、瘀血畅行,诸症已愈八九,乳汁大增,已足哺婴。唯少腹仍觉胀痛,嘱原方再服2 剂善后。

  内科裴清秀,27 岁。1979 年冬,产后半月,少腹痛,恶漏不净,乳汁不下,脘胀不能饮食。追询病史,知素体瘦弱,食纳不馨多年。产后仅服生化汤丸2 日,汤者荡也,丸者缓也。为图省事,反而误事。妇科确认为了宫收缩不良,正是生化汤适应证。予加味生化汤:

  益母草、当归各30 克,川芎、桃仁泥、红花、炙草各10 克,泽兰叶、炮甲珠各12 克,黑姜15克,胡桃肉4 枚,红糖30 克,童便、黄酒各1 杯(对入)。

  上方连服3 剂,诸症均愈。食纳倍增,每餐吃1 海碗。半夜饥不能眠,再吃馍片5 两许,始能入睡,乳汁如涌。百日之后,体重增加10 公斤。

  按:生化汤为明末山西名医傅山遗方,流传民间数百年,是一首家喻户晓,专治产后理血清宫名方。由当归24 克,川芎9 克,桃仁14 粒(研),炮姜、炙甘草各1.5 克,黄酒、童便7 味药组成。

  功能活血逐瘀,温经止痛。余于1961 年加益母草30 克、红花10 克、泽兰叶12 克、生乳灵(炮甲珠粉12 克,绵胡桃仁4 枚连壳点燃,去壳取仁加红糖30 克,共捣如泥,药前嚼服)成为加味生化汤。益母草味苦、辛,性微寒,入肝经,为活血通经利水消肿要药。经现代药理实验研究,可使子宫收缩频率、幅度、紧张度增强,成为产后缩宫专药。泽兰叶苦辛、性微温,入肝、脾经,活血去瘀,行水消肿。二约相合,可有效消除产褥期感染之炎性渗出物,使弛缓之子宫,迅速复原。

  生乳灵系来自灵石城关一位民间接生员秘方。其中炮甲珠味腥微咸性平,入肝胃,善能活血通经,下乳,消肿排脓,张锡纯氏盛赞此药:“走窜之性无微不至,贯彻经络,透达关窍,凡血凝血聚皆能开之。以治疗痈,立见功效。并能治癌瘕积聚,周身麻痹,心腹疼痛。”此药用于下乳,不但取其透经络而直达病所之功,据现代药理研究,并有升高白血球作用,则又有补益气血之功,寓通于补,虚实皆宜。核桃仁为食疗妙品,味甘性温,入肾肺大肠经,补肾固精,温肺定喘,养血润燥。加味后之生化汤,较原方有更强的推陈致新,缩宫化瘀功效,并能于短期内强壮生乳。产后即服此汤3 剂,可在3 日内,宫缩复原,乳汁畅通。余治疗产后病约千余例,凡产后即服加味生化汤3 剂者,无一例发生产褥感染或乳腺发炎者,可见本汤可以增强妇女免疫力,消除产褥期隐患。

  城关医院王大夫之儿媳,23 岁。1982 年11 月17 日,产后45 日。昨因夫妻大闹争吵,今早乳汁点滴全无。头胀痛,左肋窜痛,乳胀,胸憋,目赤气粗,面赤如醉,口苦,脉沉涩。证由暴怒伤肝,气机郁结化火,肝失疏泄,故尔乳汁不行。径投丹栀透遥小剂加炮甲珠、郁金之通络解郁,服药一煎,乳汁如涌。嘱其将二煎弃之勿服,恐苦寒之剂有碍产后诸虚也。

  一月之后,患者又因乳少求治。询之,则过食油腻荤腥而致黎明作泻。腰困神倦,食少腺胀,脉大不任重按。证由饮食不节,损伤脾胃,脾失健运,生化无权。且五更泻为釜底无火,较脾胃阳虚更深一层。当予温肾,以复肾开合之常,中州得命火之温煦,健运自复,生化有权则乳汁自多。予拙拟二畏汤:

  红参(另炖)、灵脂、公丁香、郁金各10 克,油桂5 克(研粉冲服)赤石脂30 克,附子10 克,3 剂。

  曹金花,30 岁,县供销社家属,1983 年7 月25 日来诊:临产出血过多,产后又继续出血1 个半月,血色素6 克。因乳少,服验方滋乳汤(芪、归、知母、元参、炒王不留、炮甲珠、六路通、丝瓜络、七孔猪蹄2 只)2 剂,第3 日起泄泻35 天,气怯难续,脘痛泛酸,食入不化,肢厥,脉迟细(56 次/分)。

  面色咣白,唇、指、舌淡白无华,日泻3 次以上。近10 日来更增黎明必泻,脱肛不收,子宫脱垂。证属脾不统血,阴损及阳,误投寒凉滋腻,重伤脾阳,延久损及下焦元阳。拟四逆汤、三畏汤合方化裁,补火生土以救药误:

  附子15 克,姜炭、三仙炭、炙草、红参(另炖)灵脂各10 克,油桂6 克(研冲服),赤石脂30 克,

  8 月1 日二诊,两进温肾助阳,厥回泻止,食纳如常。改投小剂补中益气汤重用参、芪,加灵脂、姜炭、三仙炭、油桂小量冲服、赤石脂、山萸肉,连服10 剂。半月后血色素上升到12 克,脱肛及子宫脱垂亦愈。

  用之增乳、通乳验方。为北方名医张锡纯氏所创。原方主治“乳少之由于气血虚或经络瘀者。”方中虽重用芪、归大补气血,而知母、元参之苦寒,猪蹄之寒中滑泻,殊非脾虚者所宜。尤以纯虚之候,本无经络瘀阻,而用甲珠、六路通、王不留辈则徒伤气血。本例产后出血久治不愈,明系脾阳虚衰,不能统摄阴血;食入不化,不能化生气血,病在化源衰竭。医者运用前人成方不知变通,纯虚之证,误投寒凉滋腻及通络诸品,重伤脾阳,致脾气下陷,变证丛生。延久损及肾阳,致关门不闭,演为五更泄泻。由此可见,运用专方专药亦需辨证。不仅要辨证,还须辨药,务使理法方药恰合病机,化裁取舍得当,方能达到治病救人之目的。猪蹄下乳,历代医家皆赞其功。现代实验研究亦证明其含有丰富的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钙、磷、铁等元素。但由于其性凉,助湿生痰,有寒中滑肠之弊,并非人人可用。以余临证体验,凡禀赋强、脾胃健,生活贫困、营养不良而致乳少,或有轻微的炎症而致乳腺不通者,用之确有奇效。若素体阳虚,脾胃虚弱者,服之反见其害,不可不慎。

  南关矿三教食堂炊事员李清香,23 岁。1983 年9 月因产后无乳来门诊求治。追询病史,知产后已70 天不能进食,产前饮食不节,产后3 天吃苹果半个,西红柿一个,肥肉数块,从此即胸脘痞塞,时呕涎沫,绕脐痛,有恶漏,已8 日未大便。饥不能食,食入少许便觉胸膈如堵。产后未服生化汤,妇科会诊子宫收缩不良。脉弦而有力,舌边尖满布瘀斑。病由产后败血未净,瘀阻胞宫,且伤食积于中宫。予新订生化汤合半夏泻心汤、小陷胸汤合方化裁,温经化瘀,行气消导为治:

  益母草、当归各30 克,川芎、桃仁、红花、黑姜各10 克,泽兰叶12 克,生半夏、瓜蒌、党参各30 克,焦二仙、酒芩各10 克,灵脂15 克,姜汁炒川连5 克,炙草10 克,沉香3 克(磨汁冲),鲜生姜10 片,大枣10 枚,黄酒、童便各1 杯(对入),3 剂。

  服药3 剂,恶漏畅行,便下夹有脓血、腐肉状物甚多,脘痞除,食纳大增,未治乳而乳汁如泉涌。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zabilou.net/chishizhi/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