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豆瓣93分的《風味人間》陳曉卿收獲別名“人間餓爸”

  有網友說,看《風味人間》隻有一句溫馨提示,“本片可能會引起不適,飯后觀看,效果更佳。”畢竟,在這檔由陳曉卿擔任總導演的美食紀錄片第一集,15萬個彈幕中充斥著同一個字,“餓!”網友們於是給陳曉卿取了個別名“人間餓爸”(諧音人間惡霸),因為《風味人間》看起來很好吃,餓得人想叫陳曉卿“爸爸”。

  昨晚,這檔在騰訊視頻獨播的紀錄片已更新到第四期,豆瓣評分9.3,播放量突破4億次。從電視熒屏轉移到視頻網站,陳曉卿成功突圍了嗎?

  從拍攝美食的角度講,《風味人間》一看就與《舌尖上的中國》一脈相承。當然,升級是有的。首先是更先進的拍攝手法。豆瓣網友“烏鴉火堂”直言,觀看《風味人間》過程中聞到了“鈔票燃燒”的味道,“企鵝(指騰訊)財大氣粗,用拍《地球脈動》的標准拍美食紀錄片,航拍、顯微鏡、高速攝影,從裡到外都透露著不差錢。”

  更先進的拍攝手法,讓食物的呈現更為精美。《風味人間》第二期講述陝西和西亞共同的食物饃,通過顯微攝像,觀眾們親眼見到了揉好的面餅放進爐膛之后受熱膨脹成饃的過程。而螃蟹蘸醋為何更鮮美,顯微攝影也讓人看到了蟹肉在遭遇醋時出現的生化反應。

  拍攝手法先進了,記錄美食的視角也更廣闊了,與《舌尖》不同,國外美食佔據了節目三分之一的篇幅。此前陳曉卿提到,這種創作思路是想站在全球視角觀察中華美食的流變,比如第一集講火腿,鏡頭就從皖南徽州穿越到了西班牙伊比利亞半島﹔同是魚生,那順德魚生與日本魚生有何區別?

  首播后,《風味人間》的豆瓣評分一直固定在9.3分,在日前一次採訪中陳曉卿提到,其實這是對第一集導演張平的肯定,“一個女導演,8歲男孩的母親,一年多奔波在高山、大海、沙漠、密林,幾乎片刻不停。”用一年時間拍一集一個多小時的成片,除了要跨越的地域多,技術因素也是其中之一。

  據悉,顯微攝影能讓細節更真實細膩,但其失敗率相當高,“半個月可能就隻完成一個鏡頭。”而處理食物的后期聲音也很繁雜,“一個切饅頭片的聲音,上面是軟的,下面是膠的,這一刀下去那一瞬間的聲音怎麼才是對的?一定要讓觀眾聽出來。”

  此前,離開了陳曉卿的《舌尖3》因為在一些常識或科學、營養學上的問題遭受普遍質疑,而《風味人間》中出現的各種食物,背后都有幕后團隊大量的消化資料過程和調研。 □楚天都市報記者張聰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zabilou.net/douchijiang/5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