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文化厅调研浏阳豆豉申遗工作

  红网浏阳站9月15日讯(分站记者 陈郁琳)以泥豆或小黑豆为原材料,经历蒸煮、制曲、洗豉、浸焖、拌盐、发酵等十余道工序,需耗时近30天,质地柔软的浏阳豆豉才能被制作出来。昨日,湖南省文化厅副厅长孟庆善一行来到浏阳,就浏阳豆豉申报长沙市级和湖南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工作进行调研,并参观太平桥豆豉厂。

  浏阳豆豉曾红极一时,产品远销东南亚。而近年来,由于制作工艺繁杂、技艺人才短缺、生产原料紧缺等原因,整个浏阳地区生产豆豉的企业已由原来的100多家减少为现在的8家,豆豉从业人员已由原来数千人减少到现在不足300人,传统工艺濒临失传。

  为了保护这一重要地方名产,今年浏阳多方筹措资金近100万元,充分挖掘豆豉生产技艺资源,并成立了浏阳豆豉生产工艺传承保护协会,加大力度对豆豉生产技艺进行抢救性保护。

  孟庆善表示,历史悠久、完全保留传统制作工艺的浏阳豆豉具备了申遗的条件。浏阳要在已经扎实开展的申遗前期工作基础之上,培训浏阳豆豉手工艺人,传承和保护好传统制作技艺,同时加强宣传,挖掘浏阳豆豉传统文化。

  ◇上个世纪70年代,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考古发现豆豉姜,为浏阳豆豉来历找到最好的注脚。

  ◇1935年出版的《中国实业志》载:“浏阳豆豉亦起源于前清……湖南豆豉以浏阳产为最著名”。

  ◇今年6月,浏阳豆豉制作工艺等13个项目正式列入第三批浏阳市(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也许有人会说,古代的文人墨客不也喜欢到处题诗刻字吗?题诗刻字,本是一种文化传统,何必上纲上线?且不说古代没有文物保护法,仅就题诗而言,你写的“××到此一游”,与古人的题诗写词相比,极无文学内涵和技术含量,可相提并论?

  试想,三人三天内霸占银行两个柜台,就这样反反复复地将10元钱存进取出,这中间耽误了多少储户的时间,侵害了他们多少权利!这还不算给银行造成的成本损失和对银行办事人员造成的精神损害——后者在这三天中感受到的除了屈辱还是屈辱。

  党媒记者的困境很多时候是一种定位困境,在社会的关注期待和政治的强制约束下,定位自己是非常困难的。而解决困难的办法似乎只有逃离,要么转行干点别的,成为党媒工作的旁观者;要么自己当上领导,成为党媒工作的裁判员。

  别人的改革,你认为是反改革,分歧至此,只能说明,别人的改革不是你想要的改革,而你想要的改革,已经死去。改革,本来就是一个中性词,“改”与“革”,改变,变革,都是变化的意思,谁也没有保证,变化就一定朝着你所希望的那个方向。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zabilou.net/douchijiang/7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