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是水边红蓼花

  龙,宋人编著的《广韵》释为“灵虫之长”。《说文》释“龙”像一首好听的歌谣,描述得更详细:“能幽能明,能细能巨,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直到篆文,还能在龙字里看见龙头和龙身。能上天入地的龙没人见过,但人们都熟悉它。用灵兽之名来称呼的一棵草,估计很多人见过,只是相见不相识,陌生得很。记在文字里的“龙草”,初见于《诗经·郑风》的《山有扶苏》: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山有桥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

  中国的读书人以“兼济天下”为人生最高追求,满心满眼都是国家大事。立诗为经,诗也就成了政治学教科书。即便是草木虫鱼、男女私情,也能读出帝王和后妃、臣子和民生,以及与之相关的微言大义。所以,毛传和郑笺都说这首诗是讽刺帝王之昏,不辨贤臣与小人。朱熹终究是大家,明于礼仪,但也并不陋于知人心,解诗更近人情,只说这首诗是男男女女的情事:“淫女戏其所私者。”

  当然,我们的道德标准已和礼教家大相径庭,不会动辄就说恋爱中的女子是淫女。相反,我们看见山山水水间美好的爱情,看见树下草边大胆活泼的女子,听见她清纯欢快地打情骂俏:山上扶苏枝繁叶茂,水边荷花开得正好。没见到美男子,却见到你这个狂妄的坏小子。山上松树高大挺拔,水边游龙开着红花。没见到美男子,却见到你这个滑头的坏小子。今人顾随也是大家,《诗经》讲得也好,可对诗里的“兴”有偏见,说“凑韵而已,没讲儿”。可是,像这首诗,如果没有山,山上没有树;没有水,水边没有草,伊甸园和伊甸园里的爱情该多么荒凉啊。

  今天的人读《诗经》,大抵不喜欢毛传和郑笺总结的中心思想,但还是要感谢他们的注释,否则,看见“隰有游龙”,会以为有一条神龙在那里游来游去呢。毛传云:“龙,红草也。”郑笺接着说,游龙的“游”是形如这棵草枝叶放纵。当然,解释《诗经》草木最详细,也最权威的专家是晋人陆玑,他在《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中写道:“游龙,一名马蓼,叶粗大而赤白色,生水泽中,高丈余。”“高丈余”,也真是水边一棵大草,配得上“龙”这个有气魄的名字。

  但世间哪里会有白色叶子的草呢?“北风卷地白草折”的白草不过是沙漠里颜色灰白的骆驼刺。几千年前的文字,辗转传抄,难免错讹脱衍。“赤白色”之前应该是脱了一个“花”字,《唐本草》说的即是其“花红白”。怎么会是红白呢?陆玑说游龙是马蓼,蓼花花穗红色,而穗上米粒一样的花苞开出的小花常见白色。宋人陆农师写“龙”的时候,估计对《陆诗疏》也有这样的怀疑,直接把“叶粗大而赤白色”改成了“茎大而赤”。

  这也对,那么高的草得有一根粗壮的茎。而且,红草不仅花红,连茎干都是红色的。因此,这棵草的另一个名字就叫“红”。也可以说,《诗经》以后的书里再出现这棵草,人们以“红”作为它的正名,“龙”只成了《诗经》里的古迹。《尔雅·释草》云:“红,茏古。”郭璞注说,茏古也写作茏鼓。要是写成“龙骨”的话,我们还可以在一棵草里胡思乱想,但“茏古”“茏鼓”应该只是记音,至于是什么意思,估计没人知道了。我们知道的是,汉代以后,“龙”和“红”两个字上都被加了一棵草,写作了“茏”和“荭”。两字读音相近,一个指形,一个指色,龙形色红,名为游龙、水荭。水边的一棵野草也真是有幸,有这样的好名好字。

  陆玑说龙也名马蓼,但龙或者红是不是蓼呢?在这个问题上,古人分成了两派:《玉篇》《广雅》《太平御览》这些有名的字书和类书都说龙是马蓼;而《尔雅翼》《埤雅》《陆氏诗疏广要》等书分别释蓼和龙,说龙非蓼,只是相似而已。李时珍也认为马蓼是马蓼,荭草是荭草,说荭草花繁花红,而马蓼叶上有黑点如墨迹,所以又名墨记草——直接写作墨迹草多好,可为什么没有呢?李时珍没说。但唐人和宋人若是能穿越到大明王朝,看到《本草纲目》,一定赞成李时珍的说法——古之蓼是辛菜,而在唐人宋人眼里,荭是花草。宋人苏颂是医学家,著《图经本草》,说草木药性;写诗,说草木之美:“花逢秋至盛,人爱水边红。”“水边红”当然就是水荭,是“隰有游龙”的“龙”,是秋花,宋诗里的秋天常见它的红花:“簇簇菰蒲映蓼花,水痕天影蘸秋霞”(林逋《池上作》);“秋风毕竟无多巧,只把燕支滴蓼花”。燕支即胭脂,蓼花是宋人秋天里的胭脂红,多好的颜色。

  先秦的人生活在草丛树林,食草,知味;而唐人,尤其是宋人,赏花,审美。简直可以说,天下好花大半是宋人发现。陆农师在《埤雅》里说“扶苏、荷花、桥松、游龙,皆山隰之所养,以自美者也”。罗愿《尔雅翼》云:“龙与荷花,是隰草之伟者。”“每为名花秉烛游”,陆游用一句诗写出了宋人的爱花之深,觅花之切。秉烛觅花,找到了什么花呢?“树枝红蓼醉清秋。”宋人朱弁笔记小说《曲洧旧闻》云:“红蓼即《诗》所谓游龙也,俗呼水荭。”龙,是这棵草《诗经》里的古名;红或者荭也有点老了,唐人与宋人喜欢叫它蓼花,或者红蓼。上面提到的苏颂和陆游的诗,诗题都是《蓼花》。

  吴其濬说“水荭至梅圣俞才入吟咏”,梅圣俞即宋代诗人梅尧臣。当然,我们可以说吴其濬太武断:“青芜与红蓼,岁岁秋相似。”这是白居易《早秋曲江感怀》里的诗句。是的,唐人也写蓼花,但终不多见。找到蓼花,爱蓼花,咏蓼花的,是宋人。常常,他们为新发现的一棵好花集体合唱,这样的合唱里就有蓼花。水边低矮的水蓼也开花成穗,好处是蔓延,是多,但花色浅,花穗小,终不如红蓼花鲜艳。所以,唐宋以后,诗里的蓼花,多是红蓼。直到清代,吴其濬写荭草时,提及陆游的“树枝红蓼醉清秋”,说道:“非此花不能当也。”

  也许会有人怀疑,说古人夸张:荷花是名花,蓼花不就是野草吗?说这话的人,不知道古今差异之大,也不知以今人之心揣测古人,会是如何荒唐的事。《诗经》时代没有园艺学,今天的名花,在那个时代,也不过是山山水水间随意生长的野草。《诗经》里,“隰有荷华”配“隰有游龙”;《尔雅·释草》里,荷花后面也是蓼。荷花与红蓼,在先人的眼里没有名花野花的分别,都是好草好花。不管今人如何看,《诗经》以后,文化史里的蓼花荷花一起在水边生长,如梅尧臣《水荭》所写:“白鹭烟中客,红蕖水上邻。”红蕖就是荷花,和蓼花是近邻。而且,什么是名呢?大地上的花草本来都没有名字,人来了,给它取名,它就有了名字;知道的人多了,无名的野花便成了名花。若是不知道,或者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再好的花也是无名。宋人爱红蓼花,红蓼就是名花。

  被人们爱的红蓼花,不仅在野外水边,也在人间庭院,檐下窗前:“夏砌绿茎秀,秋檐红穗繁。”(宋·宋祁《蓼花》)宋人许及之有诗:“凤仙宜夏蓼宜秋。”诗好,题目也长得有趣:《从潘济叔觅花,栽得红蕉、凤仙、大蓼,谓水栀仅有一窠,寒窗不可无,戏作》。蓼花,和红蕉、凤仙、栀子等“名花”一道,曾被栽在窗前:“自向窗前种蓼花。”(宋·汪炎昶《种蓼》)

  说到古人窗前“不可无”蓼花,也想起了我的小时候。小时候喜欢花,每年春天都和二姐种花。有一年就在窗前栽了一棵红蓼花,我们叫它狗尾巴花。秋天,红蓼花长高,比窗台高,比那时候的我高,是我们栽种的草花里最高的花,像一棵小树:红红的杆子跟竹子一样,是有节的,杆子顶上枝繁叶茂,花穗低垂,也是红色的。明人陈子升诗中说:“闭户看天棘,开窗对水荭。”天棘是麦门冬,我没栽过,但早晨起来,打开窗子,我也能看见我的红蓼花。有一段时间,那个小孩子喜欢站在窗前唱歌,跟着收音机里学的歌。有一首歌的第一句是:“小窗小窗探出花一朵。”多年以后,再唱起这首歌,我的心里就是北方老家的院子老屋的窗,窗前红蓼花开。这都是很多年前的事很多年前的歌很多年前的花了,不见二姐不见红蓼花也已经很多年了。也是很多年前,二姐去了东北——萧红的家乡。萧红在《呼兰河传》里写她的百草园,那园子里也有红蓼花——

  杭州余杭“从头到尾”做好垃圾分类人口增多了,垃圾反而变少了?听上去有些不可思议,但是杭州市余杭区就是做到了——去年余杭区常住人口增加了10万人,但今年前4月,该区共清运生活垃圾29.34万吨,较去年同期减量2.55%,连续3个月实现总量同比负增长。 “这得益于我们打造…【详细】

  人民网杭州5月15日电(王丽玮)今天下午,“知味杭州”亚洲美食节系列活动之中华美食器皿展在杭开幕。国家礼仪中的食具板块展出了六组国瓷,讲述国家交往中的饮食礼仪文化。 这六组国瓷分别承担过2016年在杭州G20峰会宴会、2017年福建厦…

  浙江温岭通报农用车侧翻事故情况 相关人员已依法控制人民网杭州5月13日点(郭扬)13日中午,浙江温岭召开新闻发布会,温岭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朱明连就“5.12”温岭农用车侧翻事故处置工作情况作了通报。 朱明连代表市政府,向死者及其家属表示深切哀悼,向受伤者表示诚挚的慰问。 201…【详细】

  人民网湖州5月13日电如何有效抑制幼儿园“小学化”倾向?如何打造低成本高质量的农村游戏教学?今天上午,“安吉·真游戏”国际研讨会在湖州安吉召开。来自22个国家的300多位学前教育者代表围绕“真游戏,儿童早期学习的革命”进行了探讨交流。…

  人民网杭州5月13日电(王丽玮)今天上午,记者从省政府新闻办召开的发布会上获悉,《浙江省企业减负降本政策(2019年第一批)》已由省政府办公厅正式印发,共有5个方面20条减负措施,预计今年为企业减负1303亿元。从全年看,加上前四批仍然有…

  一地吃遍56个国家和地区美食 亚洲美食节5月15日在杭开幕人民网杭州5月13日电(王丽玮)日本寿司、韩国烤肉、土耳其冰淇淋、马拉西亚肉骨茶……今天下午,记者从有关发布会上获悉,亚洲文明对话大会的配套活动“知味杭州”亚洲美食节将于5月15日~20日在杭州举行。此次美食节面向全球吃货,共有56个国家…【详细】

  我国网络文学读者超四亿 网文出海成一大亮点人民网杭州5月13日电(王丽玮)5月11日至15日,以“守正道、创新局、出精品”为主题的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周在杭举行。作为全国最大的网络文学盛会,文学周期间发布多个网络文学发展报告,举办了十多场精彩论坛。首届网络文学博览会也同时启幕。…【详细】

  浙江成立全国首家司法鉴定联合实验室浙江省检察院检察长贾宇、省生态环境厅厅长方敏共同为公益诉讼(环境损害)司法鉴定联合实验室揭牌。龚成摄 人民网杭州5月14日电开展公益诉讼案件调查取证,特别是环境损害类案件的勘验检查和司法鉴定一直是执法部门“头疼”的难题。昨日,浙江为…【详细】

  第六届嘉兴国际人才交流与合作大会举行人民网嘉兴5月12日电(张帆)记者从今日在嘉兴召开的新闻发布上获悉,第六届嘉兴国际人才交流与合作大会于5月12-14日在嘉兴举行。 嘉兴国际人才交流与合作大会是嘉兴一年一度的人才盛会,始终坚持“融合人才智力,汇聚科技成果,服务创新发展…【详细】

  浙江温岭农用车侧翻事故致12人死亡11人受伤人民网5月12日杭州电(郭扬)12日晚20点54分,记者从“温岭发布”官方微信获悉:今天中午13时55分,浙江温岭市110指挥中心接到报警,位于松门镇甘岙山半腰山路处,一农用车发生侧翻事故。截至目前,事故已经造成12人死亡(其中8人当场死…【详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zabilou.net/maimendong/9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