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海药本草》知当年广州药材贸易之盛

  “海外药物的传入自然不是从唐代开始的,《海药本草》也不是最早记载海外药物的……当然隋唐五代时期在收集外国药物方面,没有一部能比得上《海药本草》之详备”——《岭南科学技术史》中的这段话,简明扼要地点明了《海药本草》的价值。在中国古代医药学的宝库中,这部由曾居广州,世业香药的五代前蜀人李珣著就的巨著,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它是那一时期广州繁盛、宏大的药材贸易的直接反映,是海上丝绸之路文化技术交流的一个注脚。

  中国的海外贸易开展很早,自然带来大规模且种类繁多的物产进出口。参与贸易的各色人等中,不仅有中国人,也有许多外商。有的外商,在中国已经住了好几代。李珣就是这样一位。他“其先波斯国人,随唐僖宗入蜀”,也即定居于中国的波斯商人后裔。由于定居日久,已经深为中国文化所同化,是五代花间词派的著名词人。但他在历史上,更主要还是以药学家、本草学家所知名的。他的弟弟李玹也是以香药为业,此外还花费大量时间炼丹,所以也精于“金丹”和医药。

  李珣所著《海药本草》,收载了唐五代时期传入中国的131种药物,绝大多数来自海外,仅一小部分产于今天我国西北、西南地区,是我国第一部专门介绍和总结经海外贸易传入中国的外来药物的专属本草著作。当中大多记载了产地,以利查考。

  全书共分玉石、草、木、兽、虫鱼和果六部。第一部玉石类载玉屑、波斯白矾、石硫黄、金屑、银屑、阳起石等药共11种;第二部草类载药达39种,主要有人参、木香、通草、昆布、海藻、阿魏、延胡索、补骨脂、仙茅、白附子等;第三部木类载药49种,如丁香、沉香、乳香、降真香、槟榔、龙脑香、芜夷、没药、安息香、海桐皮、胡椒、椰子等;第四部兽类载象牙、象胆、犀角、腽脐脐4种;第五部虫鱼类载药15种,如牡蛎、秦龟、真珠、石决明、鲤鱼、青鱼、海蚕砂、蛤蚧、贝子、甲鱼等;第六部果类载豆蔻、荔枝子、橄榄等10种。有16种为首次在本草中正式记载:包括车渠(即砗磲)、金线矾、波斯白矾、瓶香、钗子股、宣南草、藤黄、返魂香、海红豆、落雁木、莎木、栅木皮、无名木皮、奴会子、郎君子、海蚕。今天姑娘们美容常用的珍珠和芦荟(奴会子),就是经由《海药本草》的介绍,才为国人所广为采用的。

  有研究者指出,《海药本草》虽收药仅百余种,二万余字,但所引之书,包括《尔雅》《山海经》等40余种。结合他的诗作,可以知道他为了编写这部著作曾经专程从成都东下,在沿线各主要码头考察,从外商、医生和药工中搜集了大量资料。由此可见其著书态度之严谨、郑重。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zabilou.net/yangqishi/3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