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县正紫镇:一窝小草药一年种出3000万元大产业

  5月6日,天空飘着细雨,被暴晒了近半个月的荣县正紫镇窝棚湾村那片草药地里湿漉漉的。趁着地里酥松,该村3组建档贫困户晏丕成正在中药地里除草,7亩多桔梗、薄荷、柴胡,便是晏丕成增收的主打产业。“去年,效益不算高,同样多的土地卖草药收入1万块钱多,希望今年比去年的收入多点。”晏丕成抬起头向记者介绍瘠薄地上种草药的收入情况。

  晏丕成停下手中活说,这些土的泥巴很薄,经不住天干,如果是种包谷,遇到天干年景有可能颗粒无收,遇到风调雨顺一亩能产两三百斤干包谷。种中草药就不一样,比如柴胡在这样的土里就有好收成,一亩能收获500公斤干柴胡,生长期两年的柴胡根晒干后能卖到55块钱一公斤。

  晏丕成仅是窝棚湾村19户跟着专合社种中草药增收的贫困户之一。“旱地,几乎都是瘠薄地,种小麦种包谷干旱之年几乎没收成,困难户增收咋办?党支部便把19户建档贫困户全部‘拉’进中草药种植圈,让专合社采取提供种子、技术、包回收的模式领着他们种草药挣钱,近五年,每户种草药收入均在6000元以上。”窝棚湾村党支部书记介绍。

  窝棚湾村种植中草药已经不是新兴产业了,这里种草药的历史可追溯到40年前,种植规模由当时的几十亩逐年发展到了今年的3000亩,年产中草药1300余吨,人均种草药收入5500余元,省内外采购商已经叫窝棚湾村为“药材村”了。

  “是因为窝棚湾村的种植面积大,药材质量上乘,而以该村为中心辐射全镇近万亩的中药材,早几年就成为了兰州佛慈药业、重庆太极集团、哈尔滨葵花药业等68家省内外知名制药企业的‘抢手货’,不愁卖。”荣县民众中药材种植专合社社长邱爱介绍。

  在种植、收购、销售这道上摸爬滚打30年的邱爱,已经成了正紫镇家喻户晓的“名人”。“邱老板,今年又引进新品种回来没有哟,如果有不要忘了告诉我一声哈,只要赶集到街上,农户拉着我的手开口说的第一件事就是新品种。”邱爱说。

  正紫镇的农户不会忘记这个“红娘”邱爱,如今,窝棚湾村3000亩草药地里种植的柴胡、荆芥、薄荷、益母草等18个品种中,近三年他就从省内外引种了8个。为了引种示范,他建了近100亩试种示范基地,江苏薄荷、延胡索、山东丹参、草决明等4个品种就是今年引种种植在示范地里的。

  昔日瘠薄地里种粮不丰收,今日漫山遍野草药茂盛远销全国,这是正紫镇近1万亩中草药种植的景象。“草决明,在国内不少地方种植都达不到国家药典标准,但引种到正紫镇经检测就能达标;江苏薄荷引种到正紫镇后,经检测含量高于川薄荷一倍,而且农残低于国家药典标准……这说明,正是因为正紫镇这特殊的瘠薄土质,才生产出全国众多制药厂抢手的原材料,有不少制药厂非得认准这里的柴胡等药材采购。”邱爱介绍。据悉,荣县民众中药材种植专合社被评为省级优秀专合社,邱爱因每年无偿提供5万余元的种子给农户,去年被荣县表彰为“社会扶贫爱心人士”。

  去年,邱爱在正紫镇收购了近5000亩的中草药,支付农民的收购款近1400万元。他说,通过粗加工后产生了毛利润200多万元,支付工人的工资和运输等费用后,自己一年有好几十万的利润。正紫镇另一半“蛋糕”,被镇内的另外几家经纪人分割了。去年,正紫镇发到农户手中的草药收购款近3000万元,与种植玉米、小麦的效益相比增加了2000万元。收购后产生的粗加工、运输等还有一大笔不好估算的效益链。

  该镇负责人介绍,为了做大做强中药产业,不仅在做大规模上下功夫,而且还在新品种引进上做文章,同时还在着手申请地理标志。(蒋兵)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zabilou.net/yanhusuo/794.html